【11】


 


接下來的一個禮拜,交大各個系都陸續的開始了期中考,走在校園的人們匆忙著


奔波屬於自己的大學生涯,時間似乎永遠不夠,也沒人發現路旁的鳳凰木已然悄


悄的開花了,


只有兩三隻校犬慵懶的趴在樹下,伸出長長的舌頭看著人來人往趕著去上課


的學生。


看著在交大如此悠哉的狗兒,我常常會想,到底是狗比較快樂還是人比較快樂?


我們這樣汲汲營營追逐自己的目標時,是不是卻忘了當初最簡單的幸福。


一切都跟上學期這樣相似,改變的只有每當我自己一個人晚上吃完飯後,我就會


慢慢的晃到九思亭下,聽著娟娟的流水聲,看著月亮發呆,但是天琅卻沒有再出


現了,月亮也沒有那麼圓了,對我來說,或許在我腦海裡他的記憶並不算多,但


每次都是印象深刻,不管是在浩然的初次見面,九思庭下的邂逅與光復路上的狂


飆,那些畫面總是不由自主一次次的出現在眼前。


而自從上次問完紫綺倒追男生的事情後,我也遲遲無法決定自己要怎樣去更深入


認識天琅這樣一個男生,而且我也一直沒機會遇到他。


然而地球依舊自轉著,不會因為我的猶豫而有任何休息。


今天因為在浩然查資料我又忙到了晚上八點多,抱著借閱的書籍,我搖搖晃晃的走出圖書館,抬頭望向天空,想著天琅此時是不是也跟我一樣看著同一個月亮。


但我知道,想這種問題也於事無補,我也有自己的期中考,每天只能很無意義的看著隔幾天要考的科目,把學長姐留下來的考古題當作精華補品的嗑著,安慰自己良藥苦口,也沒有時間讓我懷疑為什麼傳播科學要唸客家語,因為其他科原文書的厚度實在讓我很難轉移焦點。


此時耳中傳來了「咕嚕~咕嚕~」的聲音,我這才發現自己今天忙到連午餐都還沒吃,


現在這個時間也只剩二餐二樓還有在賣了,我趕緊加快腳步往二餐走去,深怕晚了又只能吃7-11的微波便當了。


   ※               ※             ※


兩隻雙手大力的把書籍往餐桌上一擺,我慶幸著二餐二樓的蛋包飯還有在賣,心裡盤算著晚上的傳播科技概論報告要打啥,隨意的向店員點了份牛肉蛋包飯。


就在這時,我聽到後方傳來兩個男生的聲音,其實路人聊天沒有什麼希奇,但是因為他們的音量特別大,要不聽到實在很難。


他們似乎是在討論一件很令他們興奮的事情。


「我跟你說,你昨天沒有跟我們一起打到戰場真的太可惜了!」


「有什麼好可惜的,唉,我們伺服器的部落實在太遜了,每次打都打不贏聯盟,


從上個月開始我打了20幾場只有贏過2場,悶都悶出鳥來了,我這禮拜索性


不打了!期中考比較重要啦!」


「所以我說你太可惜了阿,你知不知道,這禮拜的戰場,我們部落出現了一個傳奇性的人物,在他的帶領之下,我們部落的勝率已經達到八成了!」


「靠,會不會太扯,不可能吧,八成耶!?除非他穿S3全套」


「並沒有,但是他技術超好的,我賺了一堆榮譽值超爽的,所以我說你沒參戰到


  真是太可惜了,哎呀,說到昨天的戰況,我到現在都還很興奮呢….科科科」


「等等,你講的我懂,你們又不是AT,部落怎麼會乖乖的守旗?我們的旗子要


是被摸走,怎麼會有贏的可能。」


「你就不能聽我說完嘛, 我們工會的人說這禮拜戰場只要是部落快輸的時候,


就會出現一個德魯伊指揮大家,而且說也奇怪,只要他一出現大家都願意乖乖聽


從他的指揮,重點是這個德魯伊非常了解聯盟的搶旗策略,在他的指揮之下,我


們部落一定可以反敗為勝。」


「靠,有沒有這麼屌?他是哪個工會的阿?你確定你沒有唬濫我?」


「開玩笑,我這個人最中肯了,那個德魯伊神秘的很,他不屬於任何一個工會,


只知道他的ID是紅野狼,雖然他的座騎只是頭霜狼但是他超酷的!」


其實我對於這兩個男生討論的遊戲內容一點興趣都沒有,只是因為音量過大,害


我沒辦法思考,才會這樣很無奈的把他們的一言一語都聽了進去,但是聽到這


裡,我突然想到紅野狼這個名字好耳熟...


健忘的我告訴自己這一定是一個很重要很重要的名字,我努力的喚起自己的回


憶,終於,我想起上上禮拜在浩然第一次遇到天琅的畫面,他畫的那幅畫,我還


記得他有跟我講解,他畫的,就是一個叫做紅野狼的騎士,而他的坐騎,也正


好就叫做霜狼!


還有,上次天琅載我的檔車正是一台暗紅色的野狼機車!


我的心跳越來越快,我似乎發現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這個如此吸引我的男生從一開始就有點古怪,原來是因為他是一個玩遊戲玩到入


迷的人,而他玩的這個遊戲剛剛好又跟我後面這兩個男生玩的遊戲一樣,而且他


玩的非常出色,幾乎全部有玩這遊戲的人都知道這樣一號人物。


想清楚後,我幾乎是毫不猶豫的轉頭看著剛剛在我後面高談闊論的兩個男生,他們看到發現我幾乎是用「瞪」著的在看他們時,他們以為是音量太大我不高興。


「阿,對...對不起...」


他們正要開口跟我道歉時,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一口打斷了他們。


『同學,我可以問一下,你們剛剛在聊的是什麼遊戲阿?』我給了他們一個很開


心的笑容,因為不知道為什麼我真的很開心,或許是在這麼一段時間後,我又發


現了可以靠近天琅的一絲絲希望。


「啥?」眼前的兩位男生似乎很訝異我有這種反應。


『沒有啦,因為聽你們在講遊戲的內容,我覺得很有趣,所以想要問問看。』


「喔,阿就...魔...魔獸世界」剛剛很流利的在暢談著遊戲內容的其中一位男生,不知道為什麼,說話竟然結結巴巴了起來。


『魔獸世界?哪個魔哪個獸阿?』從來沒聽過魔獸世界的我,想問清楚關鍵字。


「就就是魔人普烏的『魔』,口袋怪獸的『獸』阿」另一個男生竟也節巴了


起來。


『真的嗎?那謝謝囉!』


聽到了這樣一個關鍵的線索後,我急忙拿著蛋包飯便當跟書籍,三步併做兩步


蹦蹦跳跳回到竹軒。


我坐在寢室的位子上,打開電腦螢幕,開開心心的在Google上敲下,「魔獸世界」


這四個字。


沒想到跑出來的資料比我想像中還多幾十倍,有官方網站、論壇討論、遊戲攻略、


工會俱樂部仔細一看竟然有數十萬條!


而且,我又發現了一件慘事。


我根本就不知道這遊戲要怎麼玩,甚至連這遊戲要去哪下載,怎麼安裝都不會!


我看著玲琅滿目的遊戲資料,突然發現自己太衝動了,剛剛應該要問個清楚才


對,我呆坐在電腦桌前,幾乎是哭喪著臉,久久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平常遇到疑難雜症的我都會問紫綺,但是這次不可能了,一來她現在還在浩然的


24k跟男友一起唸書,二來我可以非常確定她比我更不可能碰任何網路遊戲,


正確的來說是,她非常不屑會玩網路遊戲的人,她認為那是一種浪費生命的行為。


所以我,再度陷入了死胡同裡。


直到我的室友氣球走進了房間,我轉頭看著她,她轉頭看著我的電腦螢幕。


然後她露出興奮的表情。


「小冷,你該不會也要玩WOW吧?」


『蛤?你說什麼哇喔?』


「WOW就是魔獸世界阿,你不知道這遊戲怎麼會用Google找它的資料?」


我看著氣球的臉,腦袋瓜中突然又浮現了一道光明,我的這位室友氣球,可以說


是一個標準的宅女,不管是什麼日劇、電影、漫畫、網路上的小道消息,她可


都是非常專精,同理,搞不好她會知道這魔獸世界要怎麼玩。


『氣球,我問你喔,你知道不知道魔獸世界要怎麼玩?』


氣球聽完後笑了出來。


「小冷,你真的很不關心我耶。」


『蛤?』


「你不知道我每天晚上在玩的遊戲就是魔獸世界嗎?」


『什麼,你說那個很多怪獸打來打去然後會流血的那個喔?』


「對阿,不然你以為我在幹麻?」


『我...我跟紫綺都以為你是在看魔戒的卡通...』


…….


氣球一臉無奈,原來,原來氣球每天都會玩的那個遊戲就是魔獸世界阿,難怪我


覺得奇怪,為什麼看卡通還要一直動滑鼠跟打字。


『太好了,氣球,那你可不可以教我玩魔獸世界阿?』


「可以是可以,不過...你怎麼會想要玩這樣一個遊戲阿?」


『喔,沒有啦,因為我想要找一個人,而這個人好像有玩這個遊戲。』


「是喔,那簡單,你直接用我的電腦開魔獸找他吧。」


氣球邊說就邊用滑鼠點了點桌面,一下子就打開了遊戲,我看著這個遊戲的介


面,頓時想到,天琅如此著迷的就是我之前以為是魔戒的東西嗎?


「你就先用我的帳號吧,你應該知道你要找的那個人在哪個伺服器吧?」


『啥?啥伺服器?』


「小冷同學,你該不會不知道啥是伺服器吧?你以為打開這個遊戲就可以馬上見


  到你要找的人嗎?魔獸世界有幾十個伺服器,每個伺服器的玩家都不一樣,你


  不知道伺服器的話,要找人幾乎可以說是大海撈針。」


『不會吧,怎麼這麼複雜阿?不過我知道那個人的ID,應該就可以找到他了


  吧?』


「小冷你真的不是普通的單純耶,同樣的ID有可能很多伺服器都會有,你怎麼


  確定哪個是哪個?像是『追風男孩』、『煞氣的瑋』這種俗又有力的菜市場名滿


街都是,根本就分不清楚誰是誰。」


『真的喔…..那怎麼辦?』


「恩不然你說說看ID,搞不好我有聽過。」


『他好像叫….紅野狼!』


「你說赤焰炫風紅野琅!?你找他要幹麻?」氣球突然很激動的看著我。


『氣球你知道他在哪個伺服器嗎?』


「哼...開玩笑,我不但知道,而且我昨天才剛被他殺過...該死的傢伙,


沒看過技術這麼好的德魯伊...不過你找他幹麻?他很難找,也沒參加工會,


密語也都不回,能夠看到他就已經算很幸運了,要想找到他,我看很難啦!」


『不會吧...氣球你確定找不到嗎?拜託啦...』好不容易重新燃起的希望,


怎麼樣都不希望這樣放棄。


「也不是說不可能,只是我玩的角色跟他是不同陣營的,我是聯盟,那個紅野狼


則是屬於部落,除了戰場幾乎是不可能遇到他,不然這樣好了,我幫你開一個


新角色在部落,我教你怎麼玩,你自己去找他?」


『好!好!好!氣球你人最好了!Ya!』我高興的跳了起來。


「先不要高興的太早,他這號人物不是你說找就找的到的...哼,哼,要是這


麼容易被找到,我一定想辦法給他補刀洩恨!」氣球邊弄魔獸邊滴咕著。


氣球很迅速的就幫我開好了一個人物,他問我要選什麼職業,我就選了一個看起來很酷炫的聖騎士。


「你神經喔,新手玩啥聖騎士?」


『可是我覺得這個角色長得比較可愛嘛~』我開心的看著螢幕上的女聖騎士


「算了,你爽就好,不過要是練不起來別跟我抱怨喔。」


『唉呦,不會啦~』


我的遊戲ID則是取名『雪狐』,會這樣是因為我覺得這個名字跟紅野狼三個


字很搭配,當然這我就沒跟氣球說了。


我按照氣球的教導,笨拙的控制著我的人物在遊戲中走來走去,打打小怪物,  


解解小任務,我不停的嚷嚷說我要找紅野狼,但是氣球說密語密紅野狼是密不


到的,不然先練練等級,熟悉這個遊戲,以後在奧格馬亂逛還比較有機會遇到。


就這樣兩三個小時過去了,我還是無法理解為什麼有這麼多人喜歡玩這遊戲,


一直重複性的殺怪物解任務有什麼樂趣呢?但是看著在旁邊教我的氣球,他似


乎就覺得很有趣,還一直給我建議說升級後要去哪練要去哪接任務,就在我非


常疲累,漫無目的的在遊戲中某個草原中亂逛時,旁邊的氣球突然拉住我的


手說:


 「小冷你小心一點,前面是戰場,你不要過去,不然會被波及到,你現在這種


  等級,去了一定是被秒殺的。」


 『那,那怎麼走?』聽到氣球這麼說,我也頓時慌張了起來,手中握著的滑鼠


 也試圖把遊戲中的人物拉離氣球所說的戰場。


 「不是往那邊啦,你拉反方向了,快拉回來,拉回來!」


 『喔,喔,好!』我慌亂著弄著滑鼠,但是這3D的遊戲介面我實在還是無法


適應,加上緊張,我的人物竟然又更往戰場前進了一些。


 而此時電腦喇叭中的音樂也從原本草原和諧的蟲鳴鳥叫變成了戰場上兵冗相


 接,戰士怒吼的聲音。


 「我來用,我來用。」氣球奪過我手中的滑鼠,試圖把我的小小聖騎拉回草原,


但是似乎來不及了,我在旁邊看到我的螢幕出現了,上百個各式各樣職業的玩家,


他們分批散布在左邊跟右邊,從他們的打扮長相可以看的出來,在右邊的似乎就


是我所屬的部落軍,氣球這時似乎也發現來不及了,嘆了口氣。


 


 「算了,就當做看熱鬧吧,等下就等著死掉跑魂吧!反正你這等級死了損失也


 不大」


 『氣球你不是聯盟的嗎?你不用上線去幫自己人嗎?』


 


 「跟你說,戰場每天都有,不可能每場都打的到的。」


 「你的部落軍輸定了,昨天的戰場部落雖然贏了,但今天上場的都是


  一些沒韌性裝的傢伙,待會我們應該會看到一場屠殺。」


而當氣球說完沒多久,聯盟方就開始進攻了,而就像氣球所說,部落方的人馬


一直倒下,看得出來部落方撐不了多久了。


就在部落已經倒下了約一半的人之際,戰場現場突然響起了一聲非常響亮的吼


叫聲,可以聽的出來是一種怪獸在吼叫。


 「不會吧,是紅野狼」旁邊的氣球驚訝的站了起來,整個身體彎下去緊盯螢 


 幕,而我為了看得到,也跟他一樣把頭靠近螢幕。


 只看到倒下的部落們紛紛打出了嗆聲的字眼,而還站著的則是慢慢的往兩旁靠


去,隨之而來的是戰場中間出現了一個身影。


 一個我看過的身影,天琅畫過的身影。


 


那是一個騎士,一個穿著銀白色鍇甲的騎士,手中挺著一把跟他身高一樣高的


黑色巨劍,他腳下的座騎是一匹暗紅色的野狼,騎士手中的巨劍往天空一舉,發


出一聲叫聲,瞬間,站著的,倒著的,部落戰士,全部也都發出一樣的嘶吼,大


地似乎也被撼動著。


 【為了部落!】  他們這樣吼著。


 氣球搖著頭,默默的說著:「這場聯盟的運氣也真不好。」


 我慢慢的把滑鼠游標移到那個德魯伊頭上,


 


 出現了一個跟我心中所想的一樣的名字─紅野狼。

創作者介紹

《思念構成》官方網站-Clock Studio 克拉克多媒體工作室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