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


 


昨天晚上上魔獸跟天琅敲定時間後,我就早早就寢,今天早一樣也是八點就爬了


起來,比較不同的是我決定今天穿普通一點的衣服去浩然就好,反正天琅似乎也


不會去觀察我穿啥衣服,穿得太顯眼也只是招人注目罷了。


而天琅依舊準時的八點半就在浩然門口等著我,已經解決掉客家語的我今天心情


就輕鬆多了,而天琅的讀的也從昨天的微積分變成物理跟機率與統計,比較值得


一提的是他讀的課本一概都是英文原文書,而且厚度都是磚塊等級的,我讓再次


從心底佩服交大電開頭科系學生所受的挑戰。


而今天的我們又更多了一點默契,早上一起翻開課本,過了兩個多小時我開始覺


得想睡覺的時候發現旁邊的天琅也在點頭著打瞌睡,中午同時各別拿出一張紙後


寫給對方,


天琅那張寫的是:『你肚子餓了沒?』


 我那張寫的是:『我肚子好餓!』


看完之後兩人相視而笑。


兩人一起悠哉的晃到了昨天的一餐,在自助餐的地方我夾了天琅昨天夾的滷雞


腿,天琅則是選了我昨天的土魠魚,兩人吃了第一口後都同時抬頭看著對方說:


           


             『好吃!』


吃飽後的我們沒有直接回到浩然六樓,而是在浩然一樓的雕像展覽區閒逛,天琅


常會看到一個雕像後就很興奮的跟我說,這個雕像很像魔獸世界裡面的哪個怪獸


,我則是笑笑的跟在他身旁聽他的魔獸經。


之後回到六樓的我們,在一片安靜的讀書氣氛中,時間就不知不覺的到了晚上七


點。


而我們仍然是用紙條對話,其實如果音量小聲一點的應該是不會吵到其他人,但


是我已經喜歡上了這種用紙筆交流的真實感。


我闔上社會學筆記後,看了看手錶。


『時間過好快喔,已經七點半了耶!』我寫道


『恩阿,天都黑了,你要吃飯了嗎?』


『不,我還不餓,我剛唸完社會學,你讀的怎麼樣?』


『我也差不多了。』


『那我們出去散步好不好?』


『好阿。』


就這樣我們再度走出浩然,天琅則是跟著我的腳步在交大亂逛,我先是帶他晃到


了九思亭,想說可以坐著聊天,但是今天的九思亭前有國標舞社在練舞,似乎不


是那麼適合安靜聊天,此時我小腦袋瓜靈機一動。


『嘿,天琅,今天是禮拜日對吧!』


我側過身看著在我身旁的天琅,而天琅也停下腳步聽我說話。


「阿?對阿,今天是禮拜日


『那我們再騎紅野狼出去兜風好不好?』


「蛤?可是上次這樣很危險耶」天琅猶豫著。


『當然不是像上次那樣飆車阿,我們只要兜兜風就好了!走嘛,我好像再跟你一


 起騎紅野狼出去玩喔!』


我張大眼睛,期待的看著天琅。


「嗯如果慢慢騎的話今天工友放假,紅野狼用不到,應該可以。」


天琅低頭思索了片刻,最後終於答應我。


『耶!天琅你人最好了!』


我張開雙手跳了起來,差點就要抱住天琅。


就這樣在我的歡呼聲中天琅帶我走去交大中正堂旁一個不起眼的車庫。


只見天琅從口袋掏出一支鐵灰色鑰匙,輕輕在車庫門口一扳,「啪」的一聲,大門應聲而開,只見裡面停滿各式各樣的交大公務車,有九人座轎車、長官接送用雙B房車,洽公用汽車整整齊齊的聽放在車庫,最角落的才是久違的紅野狼,我赫然發現其實有三台紅野狼,但是只有一台看起來是正常使用的,另外兩台只是停放在旁生灰塵,看起來已經許久沒有騎出這個車庫。


「當初交大總共買進了三台紅野狼,但是其中兩台陸陸續續在五年前和三年前報廢了,而僅剩的最後一台就是之前你看到的。」


天琅看到我狐疑的眼神連忙向我解釋,換句話說,如果沒有天琅,交大最後一台紅野狼也會在今年報廢,看著天琅如此熟練的開門,拿起車子旁的架子開始替紅野狼做簡單的保養動作,平常的他除了唸書打魔獸外,一定常常往這裡跑,而且用心愛護保養紅野狼,工友才敢放心把鑰匙借給他,頓時在我腦海裡,天琅的形象輪廓又更清晰了幾分。


「另外兩台紅野狼我也正在想辦法修好,不過因為上次修好紅野狼已經把我的零用錢都花光了,所以現在還在存錢」天琅蹲下身,邊用抹布擦拭著紅野狼,邊開心的說著。


『你人真的很好耶願意自掏腰包修理學校的機車。』


「不會阿對我來說這幾台紅野狼就像是更逼真的模型,能夠看到他們恢復原狀


  我就很開心了,抱歉讓你久等了,我們走吧!」


『嗯!』這次我沒有多說甚麼,只是滿臉笑意的看著天琅。


就這樣,天琅熟稔的一轉,寂靜的車庫頓時響起紅野狼狂野的引擎聲,無形中也帶動了我的脈搏加速,心跳加快,我幾乎是用跳的蹦上車,側臉輕靠天琅的肩膀,雙手捉著他腰部的衣服。


「走囉!」


只聽紅野狼低沉的咆嘯一聲,把我們兩人推向那炫麗迷人的夜晚世界。


也再次我把推向天琅那專注眼神裡的棕色漩渦。

創作者介紹

《思念構成》官方網站-Clock Studio 克拉克多媒體工作室

joema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